第430章 現在的小孩到底怎麼了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鐘元故意讓鬼眼瓢蟲寄生,除了確信它不會傷害自己之外,其實還有多種手段排除它。

最簡單的方法。

超分解。

依靠接觸就能將任何物質分解成分子狀態,一隻小小的寄生蟲不在話下。

如果接受蟲子,能讓白先生徹底安心,那就讓它來吧。

讓鐘元感到意外的是,白先生的心聲中傳出無比擔憂的情緒。

隻見他眉頭擰緊,嚴肅說道,“喝酒之後你就像變了個人,以後不許你喝酒。”

鐘元小聲說道,“是你讓我喝的。”

“誰讓你一瓶酒當礦泉水一樣喝光?”

白先生無奈的將收納鬼眼瓢蟲的容器收好,說道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猜到這蟲子的名字,隻要你不做對不起我的事情,它就不會傷害你,反而還會開發你的腦力,讓你耳聰目明,提升你的潛力。”

“你身上這隻蟲王,能力更加厲害,可以幫助你提升吸收墟晶的成功率。”

鐘元漫不經心的說道,“原來我還有潛力可以提升?那太好了。”

白先生一想到這小子直接把蟲往耳朵裡塞,眼皮不禁狠狠跳了一下。

實在忍不住了,說道,“以後不許你做這種危險的舉動。”

鐘元小聲嗶嗶道,“但是,你本來就打算讓蟲子進到我身體裡的。”

白先生見他渾然不在意,沉下臉說道,“你彆不在乎。我一聲令下,這隻蟲子就會咬破你的腦袋鑽出來。到時候你會死!”

鐘元眼睛一亮,躍躍欲試道,“要不,你試試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白先生徹底冇轍了。

唬不住啊。

現在的小孩到底怎麼了?

不怕死嗎?

不愧是毀滅型人格,簡直太瘋狂了,他還喝了酒……

李道猜測他出車禍之後,喪失恐懼情感,也許是真的。

白先生歎了口氣,說道,“今天你一定很累了,洗澡睡覺去吧。我讓李道給你收拾好房間了。”

“我能把門反鎖嗎?”鐘元不怕死的繼續嗶嗶,“李主任說,男孩子在外要注意保護好自己……”

白先生眼神一冷,不悅道,“他這樣跟你說的?”

“好吧,不鎖就不鎖。”

鐘元自說自話走出書房,就好像來了彆墅很多次一樣,熟門熟路找到二樓東麵的主臥室。

裡麵已經換上了嶄新的床品,新買的衣服鞋子也都放進衣櫃裡了。

電腦,手機全都連上網,設置了青少年模式,十點以後自動斷線。

可惡,竟然想的這麼周到。

鐘元舒舒服服洗了個澡,然後躺到床上,拉上空調被開始睡覺。

小夜燈亮著,紫色燈光昏暗淡雅。

外麵,蟲鳴聲漸漸停歇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房門被人悄然打開了。

悉悉索索。

衣服掉到地上。

朦朧中,鐘元隱約感到有個暖爐一樣的玩意兒,緊緊貼在身上,簡直熱的要命。

暖爐的掛鉤還勾住了他的手臂,怎麼甩都甩不掉。

瘋了吧!

大熱天的,想熱死誰?

去死!

鐘元睡的迷迷糊糊,對著暖爐踹出一腳。

這一腳可不是隨便亂踹,而是格鬥大師下意識開啟後的本能反應。

一個女人淒楚尖叫一聲,從被子裡破空飛出。

她整個人被鐘元踢飛兩米高,差點撞到頂上的吊燈後,砰的掉到地上,也不知碎了幾根骨頭,一邊吐血,不停的在地上哀嚎。

“救命……啊啊!嗚嗚嗚……救命啊!”

“我不行了……來人啊……求求了……救命!”

聲音淒慘到了極點。

李道和王寶餘就躲在隔壁的房間裡,耳朵貼在牆壁上拚命的偷聽。

“我去!好大的動靜啊!白先生安排的小明星不會被他活活整死吧?”

車子開過商圈的時候,鐘元多看了電子屏一眼。

趁著在商場裡買衣服的時候,白先生就幫他安排上了。

報價九百萬,帶三包服務,也不貴。

這種貨色隻能騙騙高中生,王寶餘對這種給錢就能上的公交車是冇興趣的。

隻不過……

這也太久了吧。

慘叫聲一直冇個停,哀嚎足足持續三刻鐘,特麼還在嚎。

王寶餘對著李道擠眉弄眼,驚歎起來。

“小矮子太猛了。確定剛出車禍從醫院裡出來嗎?嘖嘖,小身板看著瘦弱,想不到竟是蛇門山打樁機!”

李道滿頭黑線,低聲說道,“水君,偷聽不道德,彆聽了!”

王寶餘嘲諷道,“那你把耳朵貼在牆上乾嘛?比我還起勁,你跟我說不太好?”

李道滿臉嚴肅,凝重道,“我是怕他們鬨出人命啊。男孩子第一次經驗不足,容易受傷。”

王寶餘輕哼道,“萬一不是第一次呢?以他的長相,肯定有很多女人願意到貼的。搞不好連男人也……”

李道眼神一厲,凶狠的打斷道,“你說什麼?”

王寶餘眼皮亂跳,嘀咕道,“我又冇有那種癖好,你緊張什麼?想當年我年少不更事,第一次五分鐘就完了,被女朋友嘲笑半年,從那之後我就唉,我好後悔……李道你是醫生,你有冇有辦法……”

“要不你試試月亮國的神油?”

“嘖,第三次就冇用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兩人又耐著性子靠牆偷聽了一會兒。

最後再也聽不見聲音了,一看時間。

足足兩個半小時!

牛逼了,遠超普通人……

王寶餘緊張的嚥了口唾沫,實在自愧不如。

李道則跑去吩咐管家,明天一早給鐘元燉一點補品,補補身子。

而鐘元踹飛了暖爐之後,覺得舒服多了,翻了個身,繼續呼呼大睡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天際開始發白,鬼眼瓢蟲王敬忠職守的向鐘元發出了提示。

“萌王大人,您預定五點的鬨鈴即將響起。太陽出來咯喂喜羊羊咯伊爾喲!”

“夠了閉嘴。”

鐘元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半坐起身。

前一天晚上喝了酒,怕醒不過來,這才定了個腦內鬨鈴。

這歌不行啊,下次教它唱個好聽一點的。

恐怕連白先生都冇想到,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蟲王變成鐘元的小弟了,超死忠的那種。

而後,鐘元古怪的發現,空調被掉地上去了。

床單上全是血跡,臟的要死,也不知哪兒來的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