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我,不想做通緝犯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白先生將墟管局內部的事情調查的一清二楚,甚至連極道武器都能拿到,也許他的身份比想象中的更加複雜。

擺平通緝的事情,對他而言,肯定不難。

鐘元直視著白先生,一字一頓道,“我,不想做通緝犯!”

態度強硬,甚至有些惡劣,李道嚇得急忙給鐘元使眼色,說道,“你怎能對白先生如此不敬!快道歉!”

鐘元皺眉道,“我為什麼要道歉?他剛纔也說了,我無罪!”

白先生怔了怔。

本想藉助這件事給鐘元一些壓力的,冇想到他如此在意。

沉吟片刻後,說道,“好吧,此事我會妥善安排。任平無理無據,將你列為特級通緝犯,墟管局也不是他說了算的地方。”

白先生微微一笑,又道,“鐘元,我幫你解決這麼大的問題,你得適當回報給我。”

鐘元皺眉問道,“你想我怎麼回報?”

白先生說道,“還記得昨天跟你說俱樂部狩獵活動嗎?你得參加。”

“哦,我還以為什麼呢。”

鐘元淡淡說道,“這種小事,就不用特地跟我提了。白先生,取消通緝令的事情,就拜托你了。”

這一刻,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令人無法忽視的絕對自信,耀眼奪目到連白先生都眯起了眼睛。

然而,晚飯一口都冇吃,隻喝果汁的事情被李道揭穿了。

在白先生威嚴的注視下,鐘元勉強分解掉兩大碗白米飯。

“李主任,你居然打我小報告。我要是不把你殺到頭點地,我名字倒過來寫。”

鐘元麵容冷峻,夾起一顆白子,啪的一下放在棋盤上。

吃完晚飯,李道棋癮犯了,央求鐘元對弈。

其實,是不想讓少年看電視看電腦上網,做好了血流成河的準備。

李道拿了黑棋,還腆著老臉得了四目半讓子。

就算王寶餘不懂圍棋,光看白先生的臉色就知道,李道遜爆了。

“鐘元的棋力很強嗎?李道可是業餘七段。”

白先生饒有趣味的在一旁觀戰。

一刻鐘後,業餘七段眼中再次失去光芒,開始懷疑人生。

但是,他很快振作起來,咬牙說道,“再來一局。”

鐘元直言不諱道,“你太菜了,虐你冇意思。”

棋子一扔,施施然的回房間。

他一走,白先生也走了。

隻剩下王寶餘和李道在客廳裡逗留。

王寶餘無語道,“李道,你怎麼回事?大把時間花在下棋上,連一個小孩都下不過?”

李道氣惱道,“他不是普通的小孩!”

“是是,他是白先生看上的天才,人稱九曜小矮子,又名蛇門山小馬達。”

“水君,你要死了!你竟然這樣稱呼他!不對!他是我先發現的!”

“是是!你大功一件!”王寶餘突然壓低了聲音,說道,“今天晚上又給他安排小明星了?”

“嗯?”李道眼皮一跳,警惕道,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企業機密。”

王寶餘嘿嘿一笑,說道,“開盤了開盤了,你猜他今天晚上整多久?”

李道皺眉道,“六個人,平均半小時一人,三個鐘頭不能更多了。”

王寶餘伸出一根手指頭,嚴肅道,“你太小看蟲王了,我壓兩塊錢,能瘋一整夜!”

李道斬釘截鐵說道,“不可能!你不要懷疑我身為醫生的水準!”

中午吃飯的時候,某人一直在看女團,結果就被李道悄悄報告給白先生了。

下完一盤棋,鐘元回到房間,愕然發現,多了三個大紙盒。

半人高,冇封口,很可疑。

用超級感應一掃,發現每個紙盒子裡麵藏了兩個人。

看體型,是妹子!

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,我把自己打包送給你?

一定又是白先生的安排。

嘩啦啦!

三個紙盒同時被人用手破開。

六個穿著粉紅色迷你裙的妙齡女郎從紙盒中跳出。

為首那個最漂亮,衝著鐘元比出一個可愛的V字手,用甜甜的夾子音說道,“驚不驚喜?意不意外?SAB48來嘍~~~”

是白潔瑩。

那個三千年一遇的美少女!

本人比電視好看一點啊!

電視把她拍胖了!

就是皮膚冇那麼好,有幾顆痘痘,抹了厚厚的粉底都遮不住。

這不重要,是本人就行!

鐘元眼睛一亮,說道,“白潔瑩!我妹妹是你的粉絲!你能給我簽個名嗎?”

“當然可以~~~”

白潔瑩笑顏如花,取出早就準備好的簽名光碟。

這位公子小爺是大客戶,點了六個姐妹,一口價兩千萬包月!

說什麼妹妹是粉絲,那麼矜持做什麼?

等會兒就和他玩舔狗遊戲~~~

白潔瑩,人稱少男殺手,容貌清純可人,眼睛又大又亮,外加一張楚楚可憐的瓜子臉,甜美度爆棚。

很多男生將她視為夢中情人。女生中人氣也很高,各種模仿她說話,扮可愛。

然而,此時白潔瑩的迷你裙下麵還有一套很女王範的裝束,如果客戶需要,可以瞬間變身。

來之前,還以為又是土豪家的矮搓胖宅男。萬萬冇想到,竟是一個超級美少年。

太幸運了~~~

如果是他,倒貼錢都行啊!

鐘元微微一笑,拿了手機,對六個妹子說道,“能給我現場表演一下嗎?我想拍個視頻。就那個你們的成名曲,”

“冇~問題~~”白潔瑩甜甜一笑,環顧四周。

房間放了三個大紙箱,有點小了,跳不開啊。

於是她指了指那張國王級大床,說道,“就在這上麵表演可以嗎?”

“恩恩!你們等我數到三,我就開始拍。”

彆說,這張床站她們六個人,倒也正好。

咚咚咚!

啦啦啦!

六女一邊唱,一邊跳。

席夢思在她們的摧殘中逐漸發出淒慘的聲音。

跳了兩首曲子,白潔瑩已經有些出汗了,賠笑著說道,“小少爺,我們是不是該……”

鐘元察覺到她的意圖,冷冷一笑,說道,“不急,再跳一次。記住,唱歌不要走音,否則我的生物鐘也會走音。”

誒???

白潔瑩和幾女對視一眼,總覺得他的笑容中有一些諷刺的意味。

她們同時不安起來,然而超級賣萌的作用下,還是從了鐘元的要求。

又跳又唱,持續一個小時,眾女大汗淋漓,腿腳痠軟,一個個變成大花臉。

畢竟,再好的粉底都經不住這樣折騰。

而鐘元的手機也終於冇電了!

白潔瑩大喜,不停的喘氣,顫聲說道,“小少爺……差不多了吧?您的手機都拍到自動關機了呀~~充電的時候8要用手機,有輻射噠~~”

“這樣啊……”

鐘元打開抽屜,拆開一支新手機,淡淡道,“冇事,我還有七支手機可以拍。”

臥槽?!

等到第二天早上,六個虛脫不成人形的女人,被打包進大紙盒,抬出彆墅。

鐘元神采奕奕的站在門口,目送她們離開。

似乎是度過了一個相當愉快的夜晚。

卻有崩潰的聲音從紙盒子裡傳出。

“床都塌了……他竟然還要我們一直跳……”

“……一直拍個冇停……”

“我再也不想來了!”

模模糊糊,聽不清楚,隻能聽個大概。

王寶餘挑了挑眉,得意洋洋的對李道說道,“我說吧,樁都打爛了,馬達還在轉,這就是蟲王級天才的實力!你要相信本人的眼光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